艾司乙女同人宅:超~級~宅!

關於部落格
*虹色夏日、Bliss Box、遺失的角*遊戲部落格
  • 83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虹色夏日】王志瀚 第三章

王志瀚:「你幹嘛陰魂不散的出現在我面前?!」

聲音不大但很不耐煩的低沉男聲引起我的注意。

王志瀚:「大家好聚好散的規則你忘了?」

紫英高中的學生會會長和一個男生在我家門口附近說話,會長臉上醞釀著毫不掩飾的怒氣。

男孩:「我...。」
芷燕:「不好意思,我剛剛出去買東西!」

我打斷那個男生正要說的話,走過去挽上他的手臂。

芷燕:「你可以進去等我的。」
芷燕:「你好。會長剛好來附近啊?」

我裝做沒注意到會長打量我的眼光,刻意的忽視。

芷燕:「你跟我爸媽講一下,他們就會請你喝免費的咖啡,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啦。」

我拉著他往自家門口走,對會長微笑、點了下頭算是告別。

芷燕:「我家的咖啡是有名的香醇,喝慣了,害我現在完全不能接受罐裝咖啡--那喝起來簡直跟泥巴水沒兩樣。」

我自顧自的扯著,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把他帶進店裡按在吧台邊的位置上。

媽媽:「小燕的同學嗎?」媽媽看了我們一眼。
芷燕:「對,我來就行了。」我把東西放進冰箱後回到吧台。
芷燕:「喝什麼?我請你。」
男孩:「妳...為什麼.......?」他看著我,疑惑我剛剛的舉動。
男孩:「我們又不熟。」

我把水壺放上爐子加熱並取出一組杯具。

芷燕:「今天是中秋節,月亮才是主角啊,應該是要在月光下賞風月悲春秋才是風雅,家家戶戶卯起來烤肉其實很沒道理的,然後我突然想到烤肉最不想遇到的事,剛好看到你和會長所以我就做了......。」
男孩:「什麼?」
芷燕:「裝熟。」

室內空氣頓時下降幾度。簡直不是理由的理由,很冷。
總不能說因為他看起來很可憐,而會長又一副嫌他煩的樣子,我看不下去才插進來攪和。
我把濾紙擺進濾杯,倒上磨好的咖啡粉,等水開了才慢慢倒了些開水進去。

芷燕:「名字?」
男孩:「嗯?」
芷燕:「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。」我看著濾杯等著第二次注水,沒去注意他的表情。
男孩:「容...祖望。」
芷燕:「我叫殷芷燕,這樣我們就算認識了。」
容祖望:「你......真是個奇怪的人。」

我聳聳肩,不置可否。

容祖望:「你大可不必理我的...。」
芷燕:「或許吧。不過,我也只是想做什麼就順手做了,...你會覺得困擾嗎?」

有時候我做事並不會多想,說不定真的給他帶了麻煩。 他沉默了一陣子才回我…

容祖望:「...不會。」

我暗暗鬆了口氣。

芷燕:「請用。」

我把咖啡遞到他面前。

芷燕:「只有認識的人才會被我上不了檯面的技術荼毒,你就認了吧。」

我故意這麼說,試圖讓他不會覺得不好意思。

容祖望:「......謝謝。」有點猶豫,他端起杯子啜了一口。
容祖望:「好苦...,但是很香。」
芷燕:「先加糖,再加奶。」我把糖罐和奶精推到他面前。

芷燕:「咖啡一但冷了味道就會變差,再回溫也沒用,所以還是剛泡好的味道最好。」

他微笑,眉間的憂鬱依舊,讓人放不下心。

這天下午,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不著邊際的事,誰也沒提起關於愛情的話題,心裡的傷只能等著時間去撫平。
 
 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 
 
下午第一節上音樂課,通常由值日生去借視聽教室,我趁著中午要去學生餐廳時,順路轉到專科教室管理室去。

管理室裡沒人,不會是去吃飯吧?

我考慮著是否要晚一點再來,這時隔壁的視聽教室傳來了巨大的聲響。
現在當然不會有人在視聽教室上課,我大膽的走進視聽教室。
一連串的特效音樂差點沒把我的耳朵震聾。

天哪!是哪個聽障人士把喇叭開到max?!

巨大的螢幕上正播著一部電影,都是一些有名的演員,其中還有紫英高中的名人-偶像歌手天肇。我記得這部片應該今年四、五月的時候才上映,這麼快就出影碟了?

寬大的視聽教室裡只有一個人在中排的位置上坐著,我走過去看清了那個聽障人士就是學生會會長王志瀚。

他看了我一眼,拿起遙控將電影停格。

王志瀚:「要借教室?」
芷燕:「對。」

他站起來。

王志瀚:「管理人中午有事出去了,我代管借教室的登記。」

我跟著他回到管理室。 我寫著登記簿,感覺到不善的眼光正刺著我的腦袋。
再怎麼說他也是容祖望的前男友,又被他看到兩次我和容祖望糾纏,我還不至於遲鈍到把那冷冷的打量眼神當成錯覺。

王志瀚:「妳是容祖望的女朋友?」
芷燕:「有事嗎?」

我對上他的眼神,不承認也不否認。

王志瀚:「那傢伙動作很快嘛。」他揚起輕蔑的微笑
王志瀚:「為了妳好,我勸妳最好不要和他交往。」
芷燕:「要不要和他交往是我的事。」
王志瀚:「請便。只不過那傢伙對女人沒興趣。」他把教室鑰匙丟到桌上。

真是令人討厭的態度,明明是他甩了容祖望,還管他跟誰交往?

芷燕:「…有什麼關係,興趣是可以培養的,再怎麼說女生也比汗臭男可愛多了。」

抓起鑰匙,我踏出管理室。

什麼平易近人的親切印象,騙人的,他根本就是見不得別人好的心理變態。
 
 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