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艾司乙女同人宅:超~級~宅!
關於部落格
*虹色夏日、Bliss Box、遺失的角*遊戲部落格
  • 839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【虹色夏日】王志瀚 第一章

從我停腳踏車的車棚這邊可以看到操場,操場上還有一早就在練習的田徑隊社員,其中還有我的同班同學──裴筠。和教練說話的裴筠看見我,向我招手,我也向她揮手回禮。
 
走到教室前,一個個頭嬌小的女孩突然冒出來。
 
桂海月:「芷燕!早啊!」
 
這個女孩是我的同班同學;桂海月,同時也是新聞社的社員,我和裴筠通常只叫她小桂。
 
芷燕:「早啊。」
桂海月:「暑假過的怎麼樣?」
芷燕:「普通,沒事的時候在家當廉價工讀生。」
 
雖然放暑假,除了晚起床以外,其實還是和平常一樣。
 
桂海月:「那...妳的暑假作業都寫完了嗎?」
 
紫英高中雖然是校風開明,但是畢竟還是升學學校,是不可能放學生閒兩個月不讀書的。
 
芷燕:「當然寫完了。」聽了我的回答,小桂馬上裝起可愛的說
桂海月:「芷燕~~~借人家抄。」
 
芷燕:「抄?......妳都沒寫嗎?」
桂海月:「嘿嘿......一點點啦,裴筠也得倚靠妳了,芷燕大人。」
芷燕:「連裴筠也.......妳們暑假都在幹麼啊?」
 
桂海月:「比賽和採訪。」
芷燕:「比賽?妳是說8月舉辦的全中運﹝全國中學運動會﹞?」
桂海月:「是咩,我也跟去採訪了,學校今年的成績還不錯的說。」小桂端起得意的表情。
芷燕:「是啊,裴筠跟我說過。田徑隊整個暑假都在練習就算了,新聞社又不需要暑期集訓,為什麼妳會沒做呢?」
 
小桂伸出食指。
 
桂海月:「嘖、嘖。身為一個記者當然要隨時留意新聞脈動,是不可以被假期鬆懈的。」
 
也就是說,妳連暑假都要到處挖八卦。
 
桂海月:「好咩,芷燕,借人家抄啦。」
 
開學第一天,除了象徵性的開學典禮,並沒有上課,所以不到中午學生便離開的差不多。
 
教室內,桂海月和裴筠正在抄作業。
 
芷燕:「欸,我覺得還是不行,剛剛老師就把作業收走了,我們這樣算遲交,老師應該不會收的。」
裴筠:「不會啦,跟導仔求一下他應該會收的啦,大不了被扣幾分。」裴筠毫不擔心的笑著說。
桂海月:「不用擔心,我有必殺技。」相對於裴筠,小桂笑的很有自信。
裴筠:「必殺技?」
桂海月:「說到夏天,就會想到陽光、沙灘、比基尼。」
裴筠:「那跟作業有關係嗎?」裴筠問。
 
是啊,扯太遠了吧。
 
小桂卻笑得詭異。
 
桂海月:「導仔戴了新假髮參加婚友社辦的海邊聯誼。」
裴筠:「什麼!?假髮不會被水沖走嗎?」裴筠聽了小桂的話驚訝地問。
桂海月:「聽說這次的材質很特殊。」
芷燕:「裴筠,我想重點不是在這裡......。」
 
我們班的導師,雖然沒有說過,但學生們都在私底下認為他那看起來不太自然的頭髮應該是假的。事實上,也曾經有人目擊過他的頭皮會移動.....。
 
芷燕:「小桂,妳在暑假進行諜報活動嗎?」難怪沒時間寫作業。
桂海月:「身為記者,當然要收集任何細微的情報以備不時之需。」
裴筠:「重點在哪啊?」
 
裴筠仍不明白小桂話中的涵義,這樣也好,這世界還需純潔的心靈淨化環境。
 
桂海月:「就是....我們可以....慢慢的寫。」而小桂也沒有說的更明白。
芷燕:「妳們趕快寫吧。」
 
真是敗給她們了。
 
我從窗口的位置看著學校充滿綠意的庭園。雖然已經9月,卻還是一副夏天的景象,蔚藍的天空和熾熱的陽光,庭園內高大茂盛的綠樹阻擋了不少太陽白熱的光芒。樹多,是這個位於山坡上的學校的優點......。
 
遠處有幾個學生在吵......他們在幹嘛?
 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王志瀚路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  
和教室有點距離,看不清楚是誰,好像在說什麼,有些人離開,最後只剩兩個人。
 
桂海月:「是學生會的人啊。」
芷燕:「小桂?」
 
小桂拿了相機伸長鏡頭窺伺著。
 
桂海月:「呼呼....有事情要發生的味道。」
芷燕:「小桂,妳要是不寫的話,我要把作業拿去交了。」
桂海月:「「好啦,我要寫啦。芷燕,妳幫我看,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要告訴我喔。」小桂把她的相機塞到我手上。
 
我把視線放到庭園內的兩人身上。個子高大的那一個是上學期獲選的學生會會長,另一個我不認識,不過有點眼熟,應該是學生會的人吧。兩人拉扯了一下便相繼離開,看不懂他們在幹嘛。
 
桂海月:「「他們怎樣了?」
芷燕:「走掉了。我不認識他們,也不知道他們在幹麼。」
桂海月:「唉,芷燕,妳這樣是當不了一個好記者的。」
芷燕:「我可沒打算當記者。」
 
過了一陣子,小桂拿著寫好的作業興高采烈的跑到導師辦公室。如果班導能爽快的收下就好了,不然小桂耍賴糾纏的功夫一流,更甚者威脅…。有時候,我真慶幸小桂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敵人。
向來靜不下來的裴筠也是寫完作業就興高采烈的往操場跑去,她對田徑隊活動熱衷的程度只比每日三餐的需求少一點而已。
 
我拿起了書包踏出教室,一時之間也沒想到要上哪。
紫英高中擁有廣大的校區,其中有茂盛的樹林、花園,景緻相當不錯,在其中散步倒也是種樂趣。
 
在鳥聲蟲鳴中,我聽到很壓抑的啜泣聲。
我循著聲音走去,發現一個男生蹲在矮榕樹叢中哭泣。
這裡平常很少人來,如果不是我太無聊來晃,大概也不會發現有人躲在樹叢裡。
男孩把頭抵著膝蓋全身蜷曲著,似乎聽見我的腳步聲,他抬頭看了我一眼,但沒有理我,把頭低下繼續哭。
我把面紙遞到他面前,他沒說聲謝謝就拿過面紙抹眼淚、擤鼻涕。
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只覺得他長的還不錯,但就算是美少年,哭的眼睛紅腫、眼淚鼻涕粘在一起也是很可怕的。
這種尷尬場面使我有轉身離開的打算,卻被他拉住了裙角。
我趕緊按住裙襬,避免他更進一步的動作。
 
男孩:「我對妳的裙子裡面沒有興趣。」
芷燕:「那麻煩你手放開。」
 
他把手放開繼續擤著鼻涕。
 
男孩:「謝謝你的面紙。」
芷燕:「不用客氣,順手而已。」
男孩:「妳不問我原因嗎?」
 
你要我問?這人真是奇怪。
 
芷燕:「你為什麼躲在這裡哭?」
男孩:「我被甩了。」
 
他回答的很乾脆,但跟我講有什麼用,難道要我安慰他天涯何處無芳草嗎?
 
芷燕:「不知道現在去教堂接受受洗來不來得及…。」
 
他抬頭滿臉疑問的看著我。
 
芷燕:「世界末日啊,教會不是說:“信主得永生。”」
 
就像我不懂他要說什麼,他也不了我的意思。
 
你失戀又不是世界末日,幹麼要拉著毫不相干的我了解你的心情。
 
男孩:「世界末日…?」
 
他揚起一抹難解的笑,跟他哭的表情差不多難看,然後站了起來,把我晾在一旁自顧自的走了。
 
回到家門口,我把腳踏車停在咖啡廳前,直接推門進去。
 
小祥:「歡迎光臨......嘖,是姊啊。」一看到是我,小祥馬上換了臉色,我賞了他一個白眼。
芷燕:「嘖什麼?是我不行啊。」
小祥:「沒什麼不行,只是拜託妳沒事不要走前門,害我以為是客人...。」
芷燕:「那可真對不起喔。」我對他扮了鬼臉。
 
我繞到後面的廚房,正在煮東西的媽媽抬頭看了我一眼。
 
媽媽:「妳回來啦。」
芷燕:「嗯。等下我要出去買東西。」
媽媽:「順便幫我買調味料,等會我寫張單子給你。」
 
我回房換了便服,躲過愛犬雪橇的糾纏(開玩笑,給牠那三十幾公斤的身體撲倒我就不用出門了)。
 
回到一樓的咖啡廳。我等著媽媽開購物單,而小祥則招呼剛進來的客人。我瞄了一下那個客人,發現他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會長王志瀚。
他一個人坐在窗邊的位置上,臉上掛著溫和笑容對小祥點餐。紫英高中的學生會會長在校內是很有名的,由於皆由學生選出,在校內相當具有影響力。 學生會會長給人的印象是品學兼優、平易近人,但是這時我卻覺得好像有種難以言喻的不協調感。
 
......我在想什麼啊,還是跟媽媽拿了單子早點出門才對。
 
 
 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